欢迎来到八爪网 | 收藏网址
登录| 免费注册
服务热线 服务热线: 0755-84359513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扫码访问
手机扫码下载
手机扫码下载
八爪网公众号
八爪网公众号

老人口中的“神药”,生产公司2年前已注销

2021-03-05 10:33:00
分享:

    “没有生产日期、厂址、成份和药准字,每次看到奶奶在服用这样的‘药’,我第一反应就是扔掉。”罗拉最近颇为气愤,她发现奶奶居然在服用一种“三无”的“药品”。


    罗拉的奶奶年近70岁,一直有腿痛的老毛病,罗拉家人带奶奶去看过,但一直没有得到根治。后来奶奶开始相信一些偏方,最近更是居然服用起来了这种“药品”。


    罗拉的奶奶在听完一次讲座之后,开始购买这些药品,从最开始的线下购买,到后来通过电话购买。最近,罗拉发现,奶奶通过别人在电商平台网购这些“假药”。


    实际上,不仅仅罗拉的奶奶。近年来,随着经济水平的不断提升,以及信息技术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开始选择网络购物。在提供便利的同时,这种购物方式被不法分子利用,成为他们谋取不正当收益的“捷径”。从线下讲座售卖“假药”,到网络平台卖“假药”,关于老人买到“假药”的新闻更是层出不穷。


    《现代快报》日前的《7000余万!向老人卖假药,常州两家公司被判天价赔偿》报道称,常州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谢某某对外虚构81种矿物元素和微量元素,将一种食品包装成具有治疗疾病的功效,通过组织旅游、给老年人上课、专家讲座等各种形式,对广大老年人,尤其是病人实施欺诈销售。


    2020年12月10日,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判该院首例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判决被告赔偿消费者损失70105591.5元,并在国家级新闻媒体上就其欺诈销售行为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而随着网络购物的普及,方便、快捷、优惠不断以及可以送药上门的网上购药也开始越来越受到消费者青睐。


    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医药电商行业市场经营风险及投资前景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3-2018年间,我国医药流通和医药电商市场规模逐年增长。2018年我国医药流通市场规模达21586亿元,同比增长7.7%,电商作为医药流通的渠道之一,受益于全渠道的增长趋势。医药电商市场规模达978亿元,同比增长32.7%。非处方药在电商渠道销量持续增长,进入稳定增长期。


    政策的不断完善,也给医药电商领域带来了重大利好的发展前景。


    国家药监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网监中心监测的数据显示,阿里健康与京东医药平台上的200多家网上药店,2020年前10个月线上药品销售额达到434.7亿元,同比增长53.17%。


    但政策利好带来的大发展,也让一些不法之徒找到了可乘之机,让网络购药的安全性问题成为社会热点。早在2013年,新华网就引述国家食药监局有关负责人的说法称,“互联网现在已经成为售卖假药重渠道,并已成为全球性的问题。”


    这位负责人说,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的监管部门是鼓励网上售药的。目前网上售药出现的违法行为主要是非法发布药品信息、夸大宣传药品疗效等,也有一些合法网站违规销售处方药等问题,由于网络交易的隐蔽性和便利性,近几年破获的很多假药案都是通过网络售药,网络售卖假药已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公害。


    显然,网购买到“假药”的不止罗拉奶奶一人,而值得深思的问题,除了老年人辨别“假药”的能力有待提升之外,这些“药”为何能够在电商平台上购买?造假和售假者是如何逃避监管的?更需要探究。


    奶奶口中的“神药”,公司已注销


    “我是偶然看到奶奶在吃一个名为‘湿寒筋骨丹’的药。”罗拉告诉燃财经,罗拉的奶奶是知识分子,平时喜欢听一些健康养生的讲座,也偶尔会买一些保健品回来。从曾经刷屏电视台的鸿茅药酒,到以所谓“纳豆”为主要成分的药品,奶奶对这些产品深信不疑。


    过往,罗拉也会看看奶奶买的产品有没有问题,检查过几次以后,发现奶奶买的东西大多是一些普遍的保健品,也就并没有在意。期间也制止过奶奶很多次,但奶奶依然会偷偷地购买。


    但这一次,罗拉发现,奶奶购买的这个“药品”明显有问题。


    “看到这个‘湿寒筋骨丹’药品包装,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药靠谱吗?”罗拉表示,药品的包装非常简陋,且印刷质量一般。但奶奶却告诉罗拉,药效很好,吃了之后腿没那么疼了。


    罗拉对“药品”有所质疑。根据罗拉提供的产品包装盒显示,这款名为“湿寒筋骨丹”药品,主要成分为蝮蛇、乌梢蛇、全蝎、木瓜、山药、枸杞子等,由郑州康为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


    天眼查显示,郑州康为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14日,注册资本48万元,法定代表人王爱联,监事马艾江,分别持股62.5%与37.5%。


    令燃财经颇为震惊的是,该公司早于2018年3月4日就已经进行了破产清算,如今已依法注销营业执照。


    透过股权穿透信息,燃财经查询到,法定代表人王爱联除在郑州康为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任职外再无其他公司任职信息。其监事马艾江则还系一家名为“南阳市宛城区周庙农业服务农民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合作社”)的股东之一。天眼查信息显示,马艾江在该“合作社”出资5万元,持股比例10%。


    燃财经拨打了该“合作社”留在天眼查上的电话,但电话在接通后的第一时间就被挂断。随后,燃财经又尝试通过该手机号码添加微信,截至发稿,微信好友申请并未通过。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11月20日,该公司也曾因“生产、销售假药罪”被送上南京法院。燃财经在中国裁判文书官网搜索“郑州康为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共检索到7篇文书,其中6篇与生产、销售假药相关。


    丁香医生发布的《作为普通人,如何快速鉴别假药?》一文中写道,正规的药物说明书上应该有成分、性状、用法用量、不良反应、禁忌、注意事项、药物相互作用、药理作用、有效期、执行标准等。


    燃财经因此将“湿寒筋骨丹”的说明书与两种从正规药房购买的药品说明书进行了对比,其结果也是显而易见。同时,上文还提到“一份正规的药品说明书,应该告诉你「这药怎样用」,而不是吹嘘「这药有多好」”,而“湿寒筋骨丹”恰好全是在“吹嘘”。


    在包装盒的另一面,燃财经发现,该药品的【执行标准】为Q/ZKSK002-2009,【批准文号】则为豫卫食证字(2009)第410000-000132号。


    燃财经就该药品的【执行标准】与【批准文号】向广州某三甲医院的主任张诺兰进行咨询,张诺兰告诉燃财经,药品上面应该是“国药准字”,保健品则为“国食健字”,而卫食证字是由地方卫生部门审核的食品卫生许可证号,代表的仅仅是药厂应该具有的卫食证件来确保安全,同时该卫食证字申请门槛也很低。


    除此之外,张诺兰称,该公司的执行标准“Q/ZKSK”就是企业自制的产品标准号,备案后基本都会发的。ZKSK还是公司的一个简称,郑康生科。


    “总的来说这种东西就是骗骗老年人的,成分没得好说,这东西连保健品都谈不上。”


    有着多年医药行业从业经验的牟樾也告诉燃财经,如果一种药品的原生产企业已注销,但是其药品的批文没有注销,其他企业是可以通过购买该药品批文而继续生产该药品的。但如果根本没有药品批文,那就是假药。


标签: